<li id="99dxg"><acronym id="99dxg"></acronym></li>
    <dd id="99dxg"></dd>
    <dd id="99dxg"></dd>
    <ol id="99dxg"></ol>
    <tbody id="99dxg"></tbody>

  • <progress id="99dxg"><track id="99dxg"><video id="99dxg"></video></track></progress>
    <em id="99dxg"><acronym id="99dxg"></acronym></em>
    1. <button id="99dxg"><acronym id="99dxg"></acronym></button>
      <rp id="99dxg"><object id="99dxg"><u id="99dxg"></u></object></rp>
      <th id="99dxg"><track id="99dxg"></track></th>
      <button id="99dxg"><object id="99dxg"></object></button><em id="99dxg"><object id="99dxg"><u id="99dxg"></u></object></em>

      <tbody id="99dxg"></tbody><dd id="99dxg"></dd>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返回首頁  
      首 頁 關于我們 新聞資訊 企業文化 培訓園地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標題:北京高爾夫球場年耗4000萬噸地下水
       一、地方部門主動招商引資 違規建設高爾夫球場

        7月底,記者在北京空中沿永定河河道航拍了一組畫面:鐵路橋兩邊,樹叢掩映當中,是大片碧綠的草地,形狀各異的沙坑,倒映著樹木倒影的湖泊。草地邊緣能清楚地看到平坦的柏油路,路兩側還安裝著路燈。草地上還有穿著運動裝的人走過。遠處黃色的區域就是永定河道,草地、沙坑沿著河道邐迤而建,占據了遼闊的面積。再往下游,從316省道定水橋向南望去,是一處規模還要大些的球場,里面湖泊交錯,還能清晰地看到,有兩輛球車在草地上行駛。順著永定河道南行,在河岸西側,記者拍攝到了一處更加壯觀的球場,畫面范圍內,全是球場區,靠近拍攝更加清晰,黃色的是人造沙坑,白旗所在的地方是果嶺,球場內綠草茵茵,用鐵絲網和外面隔成了兩個世界。在互聯網上用衛星地圖查看,更是觸目驚心,沿著永定河道,那些綠色的區域都是高爾夫球場,業內人士透露,永定河沿線被稱作高爾夫走廊,現在至少有七家高爾夫球場,最小的占地也在1000畝以上,最大的甚至超過了5000畝。

        在某知名網站的高爾夫頻道,記者看到,高爾夫球場布滿了北京市全境,那么北京市現在到底有多少球場呢?記者采訪了原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副主席、北京泛華新興體育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崔志強,他告訴記者,北京地區大概有60家高爾夫球場。

        2004年1月10號,國務院就下發了《關于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要求一律不得批準建設新的高爾夫球項目,之后又陸續七次下文,重申通知精神。然而,從2004年到現在,全國高爾夫球場從170家左右增加到了600家左右,現在我國除了西藏外,各省市區都擁有了高爾夫球場。2004年之后,北京球場這幾年依然是雨后春筍,并且名頭各式各樣,即使是業內人士也很難精確統計。那么這些球場每年要消耗多少水資源?用的都是什么水呢?

        記者走訪了北京市昌平區溫榆河附近的一處球場,當時正值下午,在炎熱的陽光下,球場內的噴頭輪番打開,向場地內噴水澆灌。在球場的一側,有些需要重點補水的地方,工人干脆直接用水管澆灌。

        負責澆灌草坪的工作人員明確地告訴記者,引進自來水很麻煩,用河水對草坪又不好,所以,球場用的都是地下水。

        這位工作人員向記者解釋說,雖然緊臨著溫榆河,但現在河水污染得非常嚴重,根本不敢使用,他們現在用的都是地下水。為了證實自己所說的話,他還告訴記者泵房所在的位置。在離得很遠的地方,記者就聽到了泵房機器的轟鳴聲。那么這處球場一天要用多少地下水呢?

        球場水務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球場的1500畝地天天這么噴著,一天就得用幾千噸水。

        公開資料顯示,這處球場于今年3月26日正式開場,號稱北京規模最大的天然水景球場,占地面積達到了1500畝。工作人員透露,為了保證水量,地下水已經打到了二三十米深,不過他同時也抱怨,即使井打到了這么深,但由于緊臨著溫榆河,河水滲透到水井內,還是影響了草坪生長。三月的積溫低,草坪有霉爛,只能打藥,不然草就會死。

        那么治理草坪用的都是什么藥?是否會對環境產生影響?這位工作人員表示,他只負責管水,草坪由其它人負責。

        這家球場用的是地下水,那其它球場如何呢?記者隨后來到了不遠處,緊臨著拉斐特酒店的一處球場,公開資料顯示,這處球場于2010年5月剛剛建成,占地面積超過1300畝,現在還處于試營業階段。在球場內,記者看到,水漫過馬路,流到對面的草地上。

        這家球場的工作人員說,現在球場用的還是湖水,但湖水水質不好,對草坪的生長有影響,所以將來還得打井,用地下水來澆灌草坪。而就在球場旁,記者注意到了幾根水管,順著水管,記者看到了三口標著“污”字樣的井口,但是打開井蓋里的閥門,從井口旁的水龍頭中流出的卻是可以飲用的地下水。

        根據2007年3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自建設施供水管理辦法》:自建設施供水開鑿水源井,應當向受理該項目取水許可的水行政主管部門申請鑿井許可,按月向有管轄權的水行政主管部門報送用水量,按照規定繳納水資源費。那么這兩處球場內使用地下水是否經過主管部門批準了呢,記者來到了北京市昌平區水務局,詳細反映了相關情況。在和監察人員聯系后,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由于聯系不上這兩處球場的負責人,他們的水政監察人員無法進入到球場進行檢查,也就無法對記者反映的情況進行核實。他表示,如果跟那兩個球場的負責人聯系上了,就馬上跟記者聯系。

        但是截至記者發稿時為止,昌平區水務局也沒有和記者聯系。那么其它區域的高爾夫球場用水情況如何呢?

        位于永定河區域的一家球場的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他們使用的同樣是地下水,并且是80米深的地下水。他們從來不統計對地下水的使用量,用多少水也并不在意,因為交的水費都是固定的。

        記者走訪了北京地區將近十家球場,無一例外,那些高爾夫球場使用的全都是地下水。那么那些球場一年到底能夠消耗多少地下水呢?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場地管理委員會秘書長蘇德榮,從事高爾夫教學已有20多年,自己還設計過高爾夫球場,對球場用水十分了解。他告訴記者,在北京地區,一個18洞的標準球場每天平均耗水2000到2500立方米,正常情況下除了冬季封場三個月外,其余時間都需要澆灌維護。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場地管理委員會秘書長蘇德榮說,高爾夫球場一年有7、8個月左右要用水,大致估算一下,球場一年要消耗40萬立方的水量。

        蘇德榮說,這40萬立方水指的還是一個18洞標準高爾夫球場,而北京還有相當一部分高爾夫球場是27、36甚至54洞的,耗水更加驚人。記者從內部獲得的一份材料顯示,2010年,北京高爾夫球場總的耗水將近4000萬立方米。蘇德榮也透露,以北京來說,高爾夫球場使用的,絕大多數都是地下水。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場地管理委員會秘書長蘇德榮說,其實真正的高爾夫球場要占用兩塊資源,一塊是土地資源,一塊是水資源,這是最重要的兩個。其它的像社會各界的擔心的環境那類的,是非常次要的。

        這是一個讓人震驚卻又不得不面對的一個事實,在北京,所有的高爾夫球場使用的基本都是地下水,而沒有球場老板的同意,水政監察人員竟然無法進入到球場內檢查用水,簡直是令人難以置信。一個標準的18洞高爾夫球場一年要使用40萬噸地下水,全北京所有的高爾夫球場一年消耗地下水的總量竟然達到4000萬噸,這究竟意味著什么呢?

        北京市水務局水資源管理處處長戴育華告訴記者,按照現在北京市的人口來算,北京人均的水資源量大概只有100立方多一點。中東地區的以色列國家,水資源非常緊缺,他們的人均水資源量大概有300立方,也就是說,北京市的人均水資源量,只有以色列的三分之一。

        戴育華說,在全世界人口過千萬的所有城市中,北京是人均水資源量最少的。特別是上世紀末以來,北京進入了持續干旱期,十二年來平均年降雨只有480毫米。粗略估算,北京10年來少降了200多億立方米的水,相當于20個密云水庫的蓄水量。以2010年來說,全市總共用水量35億立方,而降雨形成的水資源量只有23億立方,缺口達到12億立方。為了補足這12億的缺口,北京市一方面鼓勵使用中水,一方面從河北調水,再就是被迫超采地下水。

        北京市水務局水資源管理處處長戴育華告訴記者,2010年北京超采的地下水大概有五億立方。

        戴育華說,上世紀六十年代,北京地區地下水的平均埋深還只有三米多,然而經過多年累計超采,超采總量已超過100億立方。水資源儲備嚴重透支,處于全面枯竭狀態,不可逆轉,不可持續,F在北京地下水的平均埋深已經降到了二十五六米。在溫榆河一帶的球場采訪時,記者就注意到,球場附近寫滿了打井、挖井的廣告。打井工人們告訴記者,現在地下水位明顯下降。

        北京林業大學的蘇德榮告訴記者,在我國華北地區,超采地下水極其嚴重,鄰近北京的廊坊一帶的部分高爾夫球場,甚至已經把水井打到了巖石層。蘇德榮還說,以前打的井現在已經抽不到水了,因為地下含水層是有限度的。

        那么北京市高爾夫球場一年用水4000萬立方是個什么概念呢?記者了解到,北京普通三口之家每月的平均用水量是8立方米,一年100立方,4000萬立方相當于40萬戶普通家庭、也就是一個百萬人口的中等城市的全年生活用水量。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場地管理委員會秘書長蘇德榮說,現在球場的用水就跟用地一樣,用地可能還管得更多一點,但是用水基本上還是處于無序的狀態。

        二、面對鏡頭,水務局管理所所長搶走采訪設備

        作為世界上千萬人口城市中水資源最短缺的城市,北京將近60家高爾夫球場一年消耗4000萬噸地下水,相當于100萬人的一年生活用水。這些高爾夫球場到底是誰建起來的,又是靠什么在政府部門眼皮子底下建設和經營的呢,采訪中,記者有了新的發現。

        根據內部人士提供的材料,北京市超采地下水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導致地面深降。1999年北京平原地區累計沉降量大于100毫米的面積為989平方公里,到2009年就增加到3385平方公里,平原區沉降面積的比例僅10年時間,就由15%劇增到53%。2009年,朝陽金盞地區一年的地面沉降量就達到137毫米,居全國之首。7月27號,記者走訪了朝陽區的金盞鄉,然而,在這里,記者無意間發現,金盞鄉境內的溫榆河河道中,有一處大型的高爾夫球場正在建設當中。

        記者目測了一下,這處高爾夫球場順著河道而建,目力所及范圍內全是球場建設區。讓人驚訝的是,就在今年4月份,國家發改委、監察部、國土部等十一部委剛剛聯合下發了《關于開展全國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誰又會在這個時候依然不顧禁令修建高爾夫球場呢。

        球場的現場施工人員告訴記者,具體情況他們也不清楚,他們只是給別人看著。

        施工人員不愿透露開發單位的任何信息。記者隨即來到了朝陽區水務局溫榆河管理所,管理所所長金立剛說,他們早就給那個在建的高爾夫球場下發了停止通知單,但是這個高爾夫球場到底是誰開發建設的呢,面對追問,金立剛則表示,記者沒有必要知道相關內容。

        面對記者的采訪,朝陽區水務局溫榆河管理所所長金立剛說道:“你再拍攝我就把你機器砸了,你憑什么采訪我?” 記者:“因為你是國家的公務人員!苯鹆偅骸澳阌心愕墓_法,我有我的公開法!

        面對鏡頭,溫榆河管理所所長金立剛干脆告訴記者,他有他的公開法,并拒絕接受采訪。就在記者準備離開管理所的時候,金立剛突然沖了上來,捂住了鏡頭,隨后搶走了記者的采訪設備。那么金立剛到底在隱瞞什么呢?記者趕到了朝陽區水務局,朝陽區水務局的有關負責人同樣不愿面對鏡頭,并表示說,此處并不歸他們管轄。因為河道是市管河道,市里分級管理之后,有相應的配備機構,有管理人,也有執法人。

        三、北京有關部門主動招商高爾夫  對違規行為綠燈放行

        到底是誰在國家十一部委徹查的時候依然如故,到底是什么原因讓溫榆河管理所的負責人面對鏡頭的時候失態,為什么北京市的有關部門面對高爾夫球場的問題都三緘其口,對于這些,大家都一無所知。但是明顯的是,從2004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通知后,相關部門至少七次下文,反復發文說明了上級對于違規高爾夫問題的重視,但現實狀況也說明一些地方政府把上級的要求成了耳邊風。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事實上,2004年國家叫停高爾夫之后,有些地方政府是主動上門招商引資,邀請開發商投資建設高爾夫。

        深圳朝向管理集團是一家專業的高爾夫公司,連續兩年發布了中國高爾夫白皮書,根據朝向提供的數字,2004年前,北京市高爾夫設施只有15家,2004國家叫停之后,總共又開業了40多家。也就是說,北京市絕大多數高爾夫都屬于違規項目,那么這些違規高爾球場是怎么建起來的呢?

        經過多方努力,一位高爾夫球場負責人接受了記者的采訪,他的公司原來在外地,2008年才到北京投資建設高爾夫球場。這位負責人透露說,當初是北京某區的招商部門主動找到的他們,并提供了多塊土地供他們選擇。

        這位負責人說,招商部門主要考慮的因素就是對經濟發展的幫助,對其他行業投資環境的影響,以及對當地就業和環境改變的影響。

        這位負責人透露,有了招商部門的支持,剩下的事情就非常順利。注冊的時候,招商部門就建議他們以綠化公司的名義辦理執照。在國內,有很多項目都是以俱樂部或者公園的形式出現。

        原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副主席、北京泛華新興體育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崔志強證實了這位負責人的說法。他表示,2004年高爾夫球場禁令頒布以后,有些球場就已經用運動休閑和綠化這種方式來回避高爾夫球場這個詞,以達成球場建設的目標。

        崔志強透露說,除了以運動、休閑、綠地養護名義注冊公司外,地方政府還會幫著在土地上繞過審批關。有些地方省份采取化整為零的策略,使一個項目自我分成,比如說把一片2000畝或者1800畝的地分成幾片,在地方就地消化。

        事實上,不僅是注冊和土地,包括供水、供電等問題,找到招商部門后都會迎刃而解。原中國長城杯高爾夫業余巡回賽副主席兼秘書長楊廣平,曾經參與過某處高爾夫球場的經營管理,他向記者透露了球場用水的奧妙。

        北京奧克運動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廣平說,很多球場辦的是兩眼井、但打的卻是更多的井,把井蓋起來以后誰也不知道。在主管單位那兒報了,它就有收益,所以說主管單位是利益一致的,雖說打的兩眼井沒有手續,但是主管部門應該都清楚,球場給領導送個卡就了事了。

        接受采訪的球場負責人透露,雖然有地方政府的支持,但面對禁令,投資高爾夫還是存在一定風險,那為什么他們還愿意接受地方政府的邀請呢?

        某北京高爾夫球場負責人告訴記者,其實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項目周邊的土地增值。比如有做房地產或者旅游度假的項目,球場就能從其他方面收回收益。

        在深圳朝向集團發布的高爾夫白皮書中,也專門提到了高爾夫房地產。根據他們的調查,全國各地高爾夫球場建設都和房地產有著密切的關系,在北京,兩者之間的關聯度達到了70.2%,也就是說,七成以上的高爾夫球場都伴生著房地產。那么高爾夫房地產利潤有多高呢?位于北京市東五環有一個叫做蝶泉花園的別墅項目,同樣位置的其它別墅售價每平方米四萬,這里售價卻要低一半。

        蝶泉花園售樓人員說,現在均價是每平米一萬九到兩萬五,他們一共有一百三十套別墅,已經賣了一半多了。

        為什么這里的售價如此便宜呢?記者通過調查得知,蝶泉花園別墅位于疊泉高爾夫俱樂部內,而疊泉高爾夫俱樂部當初是以常贏綠洲假日運動中心的名義通過立項審批的。

        在那份立項批復上,記者注意到,整個項目投資一億元,然而,僅從現在公開銷售的蝶泉花園別墅來看,別墅131套,項目建筑面積5.7萬平方米,以每平方米2萬元的銷售價計算的話,保守收入也在10億元左右。并且售樓人員公開承認,房屋沒有產權。 

        蝶泉花園售樓人員說,他們現在有規劃證和施工證,竣工驗收的手續,他們都有,只是暫時沒有土地證,說明五證不齊全。

        北京奧克運動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廣平透露,實際上很多投資商以租代征,從農民手中獲得土地,建設高爾夫球場的同時興建房地產。據他了解,有一個在建的高爾夫球場,同時建了別墅區,什么手續都沒有,一查竟是違章,但是最后補交了兩個億,這事情就過去了。一個企業肯定不會因為2個億而破產,這說明它的利潤比不是個小數目。

        楊廣平提醒記者,從全國來說,2004年之后也是各地房地產市場快速啟動的時期,從發展軌跡上來看,違規高爾夫球場建設熱潮正好和房地產市場形成了相對應的曲線。

        中國長城杯高爾夫業余巡回賽副主席、北京奧克運動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廣平說,投資商受潛在的巨大利潤的吸引,地方政府同樣從房地產商獲得政府的相當部分收入。

        四、誰讓高爾夫成為“不健康”運動?

        從2004年叫停后,北京高爾夫球場至少又增加了3倍,并且在全國來看,2010年,高爾夫迎來了球場開場最多的一年,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現在這種局面呢?不妨聽聽業內人士的說法。

        原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副主席、北京泛華新興體育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崔志強說,從某種意義上講,建球場這么大的項目、這么多的土地和這么大的一個投資,監管不可能是缺失的。地方政府至少有一個默許,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是縱容。

        崔志強說,在這種縱容背后,隱藏著深層次的原因。2004年暫停建設高爾夫球場的禁令下達之后,中國高爾夫球場還是迎來了快速增長期,一方面是和房地產市場相關聯,但另一方面,市場的需求也不可忽視。北京林業大學教授蘇德榮也認為,由于相關部門不愿正視高爾夫球場建設的需求,導致項目建設中只能打擦邊球,隨之而來的是在用水、用地方面的控規無法落實。

        在記者暗訪過的球場中,會員費最低的也在20萬以上,高的甚至達到600萬。2010年,全中國經常打高爾夫球的人員不過33萬人,北京只有3到5萬人。有限的資源被少數人享用,根本無從監管。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場地管理委員會秘書長蘇德榮說,現在說起高爾夫球場和政府部門大家都比較敏感,高爾夫球場的很多方面,包括用水和用地,政府部門都沒有管住,反而造成了更大的浪費。

        業內人士指出,在國家一系列禁令的背景下,2010年,全國新開高爾夫設施52家,達到歷年新開球場的新高,相關產業每年的增長在30%以上。從世界范圍內來看,現在全世界高爾夫球場超過34000個,日本高爾夫球場超過2000家,全球直接產值達到1200億美元。相關管理部門應正視現實,盡早承認并規范高爾夫產業。

        原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副主席、北京泛華新興體育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崔志強說,他覺得有關部門在回避這個問題,從長遠看,政府應該制定相關的政策。從很大程度上來說,高爾夫這個行業,或者這個產業能不能發展、怎么發展,政府的決策非常重要。要有一套合理完善的機制,來限制它、約束它,讓它在一個框架內發展:第一法要大于規定,規定要服從于法,要按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來辦事。第二要按精神,高爾夫已經成為一個很大的,而且發展速度非?斓囊粋產業,要制定具體的產業政策。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蘇德榮也建議,在規范發展的前提下,讓高爾夫球場從灰色地帶進入陽光下,才可能對高爾夫球場用水、用地實行科學統籌管理。蘇德榮說,球場節水有很多辦法?梢詮那驁鲈O計的方面來考慮對雨水的利用,還可以考慮跟周邊社區配套,把社區的中水拿來處理使用。

        半小時觀察:

        觀察北京乃至全國高爾夫的現狀,使大家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尷尬的局面,一方面是相關部門的三令五申,另一方面是高爾夫球場的遍地開花,而在這遍地開花背后,是令人痛心的浪費和污染。以水資源來說,北京高爾夫用水處于事實上的失控狀態,投資商們通過動輒百萬元的年卡,會費,上千萬元的地產別墅,攫取了巨額利益,而相關執法部門卻連檢查一下用水都要征求球場的意見,本就稀缺的公共資源在這里成了少數人可以不受監管、并用它來獲取暴利的工具。更值得懷疑的是,在這種表面的監管失控之下,是否還存在著權錢交易的問題。

        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在七月中旬的北京市水務改革發展工作大會上強調,要認真學習貫徹中央水利工作會議精神,立足首都市情,落實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大力推進節水型城市建設,并特別強調了對高爾夫用水的管理,然而,在節目中卻看到相關部門對于中央水得工作會議的精神和劉淇書記的要求,幾乎沒有采取應有的行動。對于北京市高爾夫球場的用水,《經濟半小時》將持續給予關注,同時也期待著,北京市有關部門能拿出實實在在的行動來,落實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不要讓節約用水成為一句空話。

       
      福建省環境工程有限公司
      FuJian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Co., Ltd.
      ICP證:閩ICP18026922號-1

      鑫偉博網絡支持
      久热香蕉在线视频免费_看在线日本a级网站_香蕉视频一直看一直爽_亚洲国产欧美国产第一区